当前位置: 首页 >>文学作品

远方的牵挂

发布者:纪委(监委) 发布时间: 2018-04-02 字体:[ ]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阳春三月的一天,手机铃声响起,来电显示“广西崇左”。接通电话的那头,女孩用哭泣沙哑的声音说着:“姐姐,我想辍学打工建房子,因为……”听到这些话,我心里五味杂陈,就像吃了一口黄莲,特别的苦。这让我不禁想起最初从公益组织那儿收到的一份帮扶名单。

“帮扶”这个词对我来说太熟悉了,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扶贫领域的监督执纪问责,而在工作中,我总是以督查者的角度去发现帮扶对象是否存在优亲厚友等问题。回归生活,我依然选择做些有意义的事。“父亲年迈伴有残疾,母亲脑部受损,姐姐撑起家中所有的农活,照顾年幼的弟弟,还很努力地学习。”帮扶名单上的家庭简介,勾起了我很多的回忆。小时候,我的父亲时常讲述奶奶的励志故事。

怎样帮才是最好的扶?奶奶3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,15岁的时候又因为战乱,失去了母亲,为了保护革命先烈的后代,脱下自己的棉袄,换上别人的衣裳,在芦苇荡旁把孩子放在木盆里掩护着淌水过河。我曾问过奶奶,“为什么会如此勇敢?”“我不想再失去亲人,只有他活着,才有希望。”奶奶没有读过书,也不认识字,而她所做的事情成为了家庭中最好的“教科书”。后来,这个孩子长大了,成了爷爷和奶奶最好的朋友,当他们都老了,经常惦记着,互相关心照顾着,在彼此心中有着割舍不下的亲情。

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。奶奶对父亲特别严格,要求他作为家里的老大,要有一份担当,读好书还要干好农活。父亲成家立业后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弟妹们化解难题,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,向阳生长。“长兄如父、长嫂如母,哥哥比我年长10岁,从小就跟着哥哥生活,犹如再生父母。”每次家庭聚会,小叔总会感慨两句。如今父母将近耳顺之年,小叔也近知天命的年龄,他们兄弟同心,一起经历着人生的风风雨雨,尤其是为奶奶四处求医的场景历历在目。从一个黄毛小丫头撑起的家,到如今子女们都幸福地生活着,正是因为奶奶朴素善良的性格和简单浅显的生活道理。

思绪飘到千里之外,走在山间的小道上,那和煦的春风吹拂在脸颊,那么柔软,那么温暖,而阳光却有些刺眼,隐约地看到在不远处有两个孩子站着,好像在等待着什么。走近些,原来是一个头发微卷、扎着马尾、手里拿着铲子,约1.4米高的女孩,旁边依偎着一个腼腆、羞涩的小男孩。再走近些,两位老人靠着墙坐着,屋里昏暗的灯光与天空的敞亮相比显然无力,往里走,只见一张用纱布当帘子、用板子撑起的床,再往里走,有一口用两块砖搭建起来的锅,锅底的缝隙间还有温热柴火,在瓦斯灯泡的照耀下似乎格外显眼。我抬头看看天,从屋檐缝隙中折射出的光亮,不禁潸然泪下,“孩子,下雨天怎么办?刮风怎么办?”

抹去脸颊的泪水,“必须行动起来”顿时吹响帮扶的集结令。组织公益筹款、发动亲朋好友、利用微信平台,在短短的几天内,筹集了十余万元。后来,我们带着沉淀淀的信任,再次踏上航班,对接帮扶政策、签订建房合同,定期监督进度,终于结出盛夏的果实。火红的八月,繁星点点,我们相约崇左市大新县的新家,再次相见,再次拥抱。。。。。。

“谢谢姐姐帮我住进了新家,我会好好学习,会更加努力,争取考上广西大学,将来能当一名教师。”

“姐姐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参加运动会还得了奖牌。”“姐姐,春节快乐,阖家幸福,万事如意。”

回看一条条信息,倍感幸福;回复一条条鼓励,期待满满。仰望湛蓝的天空,我特别想念我的奶奶,有时候还梦见她慈祥地微笑对我说:“要做个好孩子。”突然之间明白,来自远方的牵挂是对亲人的一种思念,也许这就是岁月留给我们的独特情怀吧!(闻逸玲)